Nuffnang Ads

一起跟着我的步伐走,好吗?

Wednesday, July 30, 2014

长越大,不能再童言无忌

video


之前立志要一天一文章,抒发心中的情绪,但原来这梦想仅仅是脑后的一颗尘埃,无法实现。浩瀚的脑海里,有千千万万的想法澎湃涌向大脑前,但经过千思万虑,被逼要把千千万万的想法推到脑后,把脑海灯泡熄掉,手指也痒痒的,但却就只能看看面子书,从头滑到尾,再从末端滑到开头。

二十六岁,算是成年人,不能再像小孩一样童言无忌。我的一举一动或者一言一词,全都被别人看在眼里、听在耳里、记在心里,就是要三思而后行,六思而后说。成年人所说的,都是要避忌,不能像机关枪一样,射出的子弹不再是小孩玩的水枪,那么没有杀伤力。

所谓成熟的成年人,不能为所欲为,不可以在公共场合上大小二便,全世界都在关注着你的行为,尤其是无处不在的手上“小眼睛”,只要按上一个录像模式,全程过程就被记录下来。最可怕的是网络拉近了人类的视野,只要点击上载,千千万万双眼睛就看着你的一切举动。抓狂姐和冷静伯就这样轰动整个马来西亚。所谓世界强国,飞到天空在大众大小二便,也把笑话带到陆地去。

所谓爱国的成年人,不能随便乱说或者随便乱写。说自己偏激的想法或写不中庸的政治立场,也会受到对付。说你不爱国,说你是笨蛋支持那个阵营,说你把华人的尊严也给卖掉。爱国成年人,只能默默地守候五年一次的政治风暴,希望可以改朝换代,希望为党坚贞不屈。爱国成年人,思想可以出轨,但行为和话题不能出轨,因为一定受到执政党的制裁。爱国成年人,不能童言无忌,只能循规蹈矩。

所谓忠诚的成年人,不能随便说分手或离婚。想清楚之前为什么会相爱,为什么会走在一起,而却会因为小事一桩而把缘分给撕开,把分手离婚挂在嘴边。不能再像小孩一样嬉皮笑脸对着另一半说:“我不要对你好了,我们暂时分手吧。”童言无忌,过了两天小孩再次和好。成年话一出口,就是灾难的发生,再过几十年都不能弥补之前那么友好的关系。

有时候有些话已经挂到嘴边,却不能说出口。
有时候有些想法已经来到脑海,却不能畅所欲为。
因为我已经成年人,不再童言无忌。
可喜,因为我已经是成年。
可悲,因为我不再是儿童。



2014730日要痛快地发表

Wednesday, June 25, 2014

妹妹越洋深造去了



妹妹和我们一起生活了十八年,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充满关怀和灌溉的家庭。今天,和妹妹乘搭亚航飞机,坐了两个小时半的飞机,飞跃南中国海,来到了遥远的沙巴州。

下了飞机,感觉到空气非常清新,没有像西马那样被浓厚的烟霾笼罩。亚庇机场不比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来得豪华。拿着沉重的行李,急忙排队来到机场的士,希望有的士带我们到人生地不熟的斗亚兰这个小市镇。

连的士司机也不熟悉这个小市镇,在小市镇转了好几回,才看见不明显的招牌。四十分钟抵达了我们在一个星期前预定的斗亚兰酒店。天色已晚,酒店大厅已经关上了电灯,只剩下电视机播出高清版的延迟播放的世界足球赛。

拿了钥匙,来到只有两星级的酒店,心想也不奢求,只希望可以睡个好觉,明天还要为妹妹买下战利品。妈妈,妹妹和我大被同眠。

闹钟还没响,我已经被心理闹钟吵醒。窗帘留有细缝,看见晨光从窗口渗透进来。现在才早上五点四十五分,不像西马晨光要等到七点才看见,这里是马来西亚第一时间看见曙光的地方。

出酒店的那一刻,或许是因为看见了我妹妹穿上白衣黑裙的制定制服,有另一家人带着女儿赶紧与我妹妹接洽,希望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可以找到同样目标的人,那也许是他们的缘分,让他们也让我们感觉到顿时的安全感。

拖着沉重希望的行李,带着妹妹从酒店到IPG KAMPUS KENT只需要十分钟的行程,路过的都是小市镇的商店。这小市镇不繁华,但却来来往往的车辆,还算是热闹的小市镇。

看见周围都是老人家在茶餐室享受美好的早餐,我们却带着纠结的心情经过了这陌生的小市镇。来到了KENT学院,据说从1952开始创立的年纪不轻的学院,在马来西亚排行老四,陈旧的建筑物,还有些是高脚屋的模样,石灰和木板的结合,更是体现了这旧式的建筑。门前,已经有穿着童军服饰的未来教师站在门口。微笑,是最好的招呼,他也轻轻指报到处的去向。

放下行李,妹妹进了礼堂登记报道,妈妈和我也到外血拼,希望减轻妹妹的负担,不要让她没有安全感,希望可以在宿舍好好生活,不必为柴米油盐而烦恼。

虽然是近近五分钟的路程,但走起来并不简单,左一袋干粮饮料,右一袋扫帚畚箕。回到学院,妈妈和妹妹一起整理宿舍。这是女宿舍,凡是男的都被逼在宿舍篱笆外止步。男的都在外等待着,就在篱笆外轻松的聊起自己的故事,分享各自的想法,再来高谈阔论不畏惧的政治课题。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家长也被通知要简短报告,希望家长们放下一万个心把孩子亲属放在贵学院,让他们来好好照料他们,让他们独立,将来就是我们未来的主人翁。

最后,轻轻说了两句,匆匆的拍拍她的肩膀,就不动声色,和她离别。她进了礼堂,看着她的背影,非常专心听着接下来的活动。

的士来了,把我和妈妈带走,离开了学院。和妹妹距离渐渐远去。飞机也来了,快速的把我们和妹妹的距离拉得更远。飞机起飞,心情却是沉淀,一个人听着歌,一边敲打着电话键盘,让记忆停留在文字上。

键盘声滴滴答答,时间滴滴答答,眼泪也不禁滴滴答答滑在衣服上。我的脸转向飞机的小窗户,不断浮现着妹妹和我打闹的时候,想起小时候和她玩耍,在她还是婴孩的时候还会唱歌逗她开心,抓起羽球拍和她打羽球,带她去看场电影,躺在她的大腿看电视,实在太多的回忆。


十八年来,一起经历的喜怒哀乐,一次过在脑海里爆发,眼泪不禁滑下。偷偷看看妈妈在我身旁熟睡的模样,嘘,就不让他知道我偷偷哭了。

Sunday, May 25, 2014

汤杯,这么近,那么远


不断峰回路转的局面,过山车的心情,尤其是落到最后一局,第三单打大马队陈国伦对垒日本队佐佐木翔,原本看见第一场已经是2112的比分,已经打定输局,汤杯看似远了,怎么知道第二局峰回路转,在紧要关头,1815落后的分数,竟然可以追平,再超越,还摘下了第二局。

第三局,比分互相的拉近,但陈国伦却怎么追就是欠那两分,最后还是以2117丢拍输掉了最后一局比赛,也就是说原本还以为可以摘下阔别了22年久违的汤姆斯杯,但就差四分,就坐亚望冠。

说回来,其实在汤姆斯杯比赛开始前,分析家已经议论纷纷预计马来西亚只能最多到达半决赛门栏,所以这已经是很大的喜讯,还可以爬到亚军位置已经是非常不简单。以日本整体实力都平均,而马来西亚就单靠拿督李宗伟希望可以先来个头彩,但第一双打却不争气,先胜后衰,让日本队扳平分数。第二男单张伟峰以世界排名第27要击败世界排名第14的桃田贤斗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非常淡定的张伟峰,以两局直落输掉了第二单打。

第二双打,马来西亚黑马陈伟强和吴伟申以漂亮的水准击败了日本选手园田启悟和嘉村健士。希望起起伏伏,听见四周都有呐喊声,更有哀叹声。

输了比赛,激起精神,缓和大选和失踪飞机的气氛,让举国人民都同声同气一起欢呼,一起感叹。输了比赛,也再次抛下一个问题给羽总,是否马来西亚在下一届,单靠逐渐老去的拿督李宗伟,是否有把握能挤身进汤姆斯杯初赛圈?这课题都只有每当大赛没有拿奖被抛出,难道真的不能看看无名小卒的日本队,竟然可以爬上冠军宝座,参考下是不是因为韩国国籍教练朴柱奉?教练朴柱奉也曾经在马来西亚逗留,但却很快离开,那是不是因为我们也需要借刀砍树?这些问题都应该丢给羽总伤脑筋!


2014526 汤杯再见而发表

Monday, March 10, 2014

悲伤笼罩,希望还在


烟霾来袭,已经令马来西亚人民有纳闷感。在加上,失联飞机依然下落未明,更是令马来西亚人民并不好受。不好受是因为看见自己爱莫能助,看见自己的国家政府已经竭尽所能却还是换来他国的咒骂,疑团一层层地被揭开但却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悲伤笼罩在整个马来西亚空中,心情可能也许随着飞机石沉大海。种种猜测,种种迷思。凝视着朦胧天空,太阳并不刺眼,空气带着浓浓的烧焦味,悲伤沉淀在心里,希望渐渐不再希望,演变成了失望。残骸还是无影无踪,却看见安华步入法庭要切削肛交案。多国飞机船只在南中国海搜寻,却少了祖国光荣的不潜水的潜水艇。

坚信希望还在,希望能撇开笼罩在朦胧的悲伤里。


2014310MH370你在何方而发表

Sunday, March 9, 2014

宛如一场梦的MH370

        
两天了,两天飞机消失得无影无踪,竟然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残骸也没有,更别说机上里的人。239人在马航波音777型号飞机,有着全世界最安全的飞机美称,全可以消失得无影无踪。怀疑有四名冒用别国籍的人上了此飞机,会不会是恐怖袭击预谋?没有一个人可以回答。
        第一天接获MH370竟然失联了,就开始感觉到这是很糟糕的事情。接二连三,媒体不断追击这消息,全世界追问马航种种问题,相信马航总监也说不出一个正确的答案来。中国家属更是抨击马航效率怠慢,完全不符合国际水平的服务态度。
        身为马来西亚人民,感觉这块土地竟然被羞辱,感觉蒙羞。但因为这件事情,我看见了马来西亚的曙光。在关心乘客的安危之余,我更关心马来西亚将来的路怎样走。首先,我深信接下来移民局与关税局跟定不会掉以轻心处理进出口的问题。因为毕竟现在国际刑警组织已经介入此事情,多多少少也让这些官员有警惕。若做了坏事的,肯定会提心吊胆。接着,大马皇家警察更会产生一种积极的态度提高警惕对待恐怖袭击,当然到现在为止都还不能确认是否是一轮恐怖袭击。以马来西亚三分钟热度对待事情,通常都会有一轮改革,让马来西亚变得更美好。
        反之,若这起案件不能让各界人士反思,那马来西亚就步入灭亡状态。马来西亚现在可能处在臭名远扬,若有着积极的态度,有着乐观的心态,有着精明的改革思维,我深信这是最好的转机时刻。
        要步入第三天了,天色已经转暗,上空搜救工作暂停,直升机的螺旋桨暂时静音,让天空恢复平静,航海搜救工作马不停蹄继续寻找最后希望。我感觉到新有点绞痛,没有认识的人在机上,但就是莫名的心酸。想象家人这一普通的离别,就可能成了永别,那是多么悲痛的事情。
        但在虚拟世界里,却是令外一回事。看见还有人竟然还会抨击机上里的人,看了从心酸转为怒火,真想把这些人类捏碎。但更莫名其妙的是,竟然还有一大堆的跟随者,看见了如此的言论,还可以按赞,以表默赞同。




    宛如一场梦的MH370,希望梦醒后,就是看见一群人不知从哪里跑出来,涌向自己的家属的怀抱里。


2014310 惊动全世界马航消失在眼前而发表

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虚伪的赞美



在网络上搞得沸沸扬扬的红人陈吉米和陈太骗人钱事件,没想到在网络上真伪难分,要找出到底真是他们两人骗其他人的钱,还是两人被盗用名义来骗钱,真是傻傻分不清楚。

先想回来,之前我被别人盗用名义,开了另一个户口,没想到原来我也有被盗用名义的价值。但这种行为真会刺痛被盗用的人。自己宛如被变成另一个人,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自己不再是自己,那是如此可耻的事情。

这个年代,少不了的就是网络。网络把人与人之间联系了起来,但也因为方便了自己,可以让自己更有机会在虚构的世界里犯罪,不停地污蔑身旁的每一个人,把道德礼仪抛到脑后。也因为网络,建立起个人虚荣心,因为有多了一个虚伪的赞美,只要轻轻点击赞美,突破百点,冲出千点,就让一个人希望在这个虚伪世界里获得别人的关心。

红人,现在是免费的。以前,还要通过媒体的包装,才可以在电视荧幕上出现,那才建立知名度。现在是完全免费的,只要想下创意古灵精怪,别人不敢做的,你却做的事情,就是红人。但红人往往是一刹那光辉,只要不再做出些搞作,就在这虚构的世界里消失。

问题兜兜转转,自问:为什么会有感觉到要在这虚构的世界里获得别人的赞美,那才开心?其实并不然,生命就是从赞美开始,并没有一个人或一种动物,喜欢被欺凌,人就是因为获得赞美所以开心,动物只要满足自己的食欲,就可以满意。往往在现实生活中,太多现实事情的压迫,大家都忘记要怎样赞美对方,也不会记得需要赞美对方。当一个人慢慢的在现实生活的人群中消失,没有人记得自己,就需要找另一个管道来得倒别人的关心和在乎。

我也不例外。才发现当有人在现实社会中,看见了我,都会问起我的状况,其实并不是问起,而是提起我曾经在网络上张贴的照片或者状态。再其后在加多一句说,只要看到你的状态,就知道你最近的消息了,不需要再问候了。我愣了,原来我越来越远离现实生活而来到虚构的世界里了。仿佛把我身子赤裸裸让别人看光光,知道我的状态。但也因为虚伪赞美,让我感觉到安慰,原来有人还认识我。

不断提醒自己,别再被虚伪的赞美捆绑了,我在现实生活里就是要做好自己,在虚构的世界里,请保持低调,我只是希望把我的喜悦带给大家,不要再污染我们的网络,别再让网络上充斥着悲观,沮丧, 沉闷, 荒凉,压迫性的状态了。让网络更美好,让世界更美好。


2014129日 别再虚伪而发表

Wednesday, January 1, 2014

2014就是要不一样!

2014年第一天,划下第一笔在我的部落格,今年就是要不一样,一样的重复每一年每一天,那还算是什么生活?人生就是要精彩,人生就是要不一样。

总结忙碌的去年,不断地奔跑,为了知识而奔跑,匆匆忙忙就赶完了都不知道自己在赶什么功课,想想当时的自己,真不知道知识是我的主人还是我是知识的主人。课业堆积如山,排山倒海的迎面从来,宛如海啸把我从海边冲上岸。无数的板块,不知名的垃圾,随着来势汹汹的水波把我冲到不知到了哪里。不断浸沉与浮上水面之间,又说过了一年。还有半年的师训,就要毕业了!

今年,2014,更艰难的路途遥往前走,宛如攀爬着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要写下长篇大论的详案,把所有教学的精髓都注入在这详案里,让学生快活地混在我的教学其中。这并不简单的路,但崎岖的路,还是会完成,只是看到达的山峰是不是全世界最高的。

答应自己2014要过得更美好,更刺激,更精彩,再忙也要活在开心中,不停拍打自己屁股,往前迈进!


201411日新的一年就是要不一样而发表